汤唯成名10年:做演员不是我永远的归宿

2016-04-20 20:09

汤唯的演艺经历既幸运又不幸。通过《色 戒》一炮走红的她曾经颇具争议性,但事过境迁,“封杀"事件也为她获得广泛的同情。在汤唯以一部石破天惊的作品打开自己演艺生涯和一线女星大门后,人们对她的猜想、印象和判断,几乎就从来没变过。汤唯代表了某种清新的文艺派和神秘的气质。37岁的她,在“文艺女神”和人妻的身份之外,又即将成为一位母亲,但汤唯还有着少女式的调皮伶俐。

网易娱乐4月20日报道(文/乔克德 视频/盛春 责编/孙妮妮)在工作人员的簇拥下,汤唯站在门外,拿着吸管杯在喝水,她朝我们望过来,眼睛很亮,远远的,门框刚好将她的身影纳入画幅。她穿一件连衣短裙,白底点缀几抹亮色,显得明丽动人,宛若少女。这是三月中旬的某一天,汤唯因为怀孕,将新作《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需要她配合的宣传,提前在这一天集中完成。

等灯光和摄像机摆布停当,汤唯走进来坐下,补妆的时候她睁着一双大眼睛,好奇地将她对面每个陌生的脸孔凝视一遍,似乎想要说点什么。她看起来有些疲惫,眼袋微微拱起,和黑眼圈一起趴伏在眼睛下面。但她心情不错,与我们刚荣升奶爸的摄影师打开了话匣,询问新生儿的情况,交流育儿经验,甚至不经意间透露自己的预产期在八九月份,我提醒她孩子的星座会锁定在狮子和处女之间,她醍醐灌顶般,惊呼“千万不要是处女座!”不料这个“包袱”波及了在场的好几个工作人员,汤唯赶忙安抚,“当然和处女座做同事还是很好的”,然后顽皮地冲他们笑起来,让一旁的工作人员只得摇头苦笑,似乎已经习惯拿这个率真的“小女孩”没办法。

不久前,汤唯主动对外宣布怀孕,37岁的她,在“文艺女神”和人妻的身份之外,又即将成为一位母亲,但汤唯还有着少女式的调皮伶俐。在与她的接触中,感觉不到世故的成分,没有过来者的姿态,她甚至对房间里突然吹来的透爽的风,都保持着“哇,有风!”的本能惊喜。那张经李安妙手调教出的民国女学生的脸,让人感觉到永恒的青涩。

然而在事前提交的采访提纲里,所有有关《色·戒》和李安的问题都被删去。就在采访开始前,汤唯的宣传人员还将记者叫到一旁,再三叮嘱提纲以外的问题都不能问,也不能根据汤唯的回答发起追问。看起来,由“回锅肉”和“香菇菜心”引发的余悸尚在,汤唯团队在尽量规避掉某种不必要的危险。

而在整个访问过程中,认真起来的汤唯显得颇为沉静,话不多,会斟酌,时常在一个问题开始的时候,突然又蹦出一句上个问题的答案;会因为“理论知识薄弱”而说“对不起”;会自我发散,说出一些谨慎的似是而非的话;还会有点自我怀疑而反问“这个答案可以吗?但我真的就是这么想的”;她也很利落,聊到上一部《北京遇上西雅图》,她觉得自己演失败了,但“就是失败了,不用问为什么。”

“真是,有时候你问的问题啊,我特想给你一些正常的答案,但这真不是我所想的,(所以)没法给你。”访问结束后,汤唯这样意味深长地感叹了一句。

一直渴望演动作戏

当我们重新谈论汤唯的时候,相信很多人对她的身世已经颇为熟悉了。在那个反复被讲述的文艺之家里,父亲汤余铭是知名画家,母亲施西凤是越剧演员,汤唯在朋友圈公布怀上猴年宝宝所配的图,就是父亲汤余铭所画的水墨小猴。

这样的家庭背景给予了汤唯与生俱来的文艺底色,也符合公众对一个“文艺女神”的想象,一切仿佛都本该如此。在接受网易娱乐的采访时,汤唯对自己文艺天定的出身,形容为“成长的秘密”。

成长的秘密还有很多。出生在江南水乡,并未让汤唯如传统的江南女子那般纤柔袅娜,相反她从小就“很男孩子气”,性情硬朗潇洒,甚至梦想自己能够学习武术。“因为我自己本身喜欢运动嘛,我觉得我运动细胞还挺好的,但是“一直没有机会,爸妈不让”,她想了想,又纠正道,“应该说是我妈不让,我爸没有说不让。”

与武术未能结缘,让成为演员后的汤唯“一直渴望拍动作戏”,以弥补儿时的缺憾。在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之不二情书》里,汤唯终于得偿所愿,“我很庆幸有这么一个机会”,体验了一把做打女的新奇经历。这部让她和吴秀波《北京遇上西雅图》三年后再续“前缘”的作品,汤唯一人分饰三角,其中一场戏份就是打戏。

“(我)非常帅气、穿着紧身皮衣皮裤,风吹着头发、举着棍、骑着一辆大黑摩托,冲进黑帮去跟这些人打……摩托车被吊上天俯冲的,然后再跳起来一个旋转打,好多很好玩很帅酷的。”汤唯讲起这场戏,神采飞扬,又意犹未尽,“我觉得很过瘾”。

在此之前,汤唯也接到过邀请她出演动作片的剧本,“但最后都没有合作成”。甚至丈夫金泰勇,在拍完《晚秋》后,也一直抱持和汤唯再合作一部动作片的计划,“到现在也没出来,他老换,不用理他”,提及此事,汤唯有些悻悻然。

“可能在酝酿剧本呢?”

“他酝酿太多剧本了,还是别说他了。”

演员是个被动的角色

汤唯成名晚,用她自己的话说是“世界观已经非常充分地形成”的时候。她不是表演系出身,因为钟爱表演,曲线救国读了导演系。在遇到李安之前,她只拍过一部小成本电影和在几部电视剧里演过配角。

“其实我觉得主要是一个好的剧本,有好的剧本来找我,那我就会去做。都是这样的,演员是个被动的角色,所以我们等待的比较多,来的是什么,如果真的有合适的已经是万幸了。”汤唯说。

2006年,27岁的汤唯等来了李安,她被这位国际大导选中,出演根据张爱玲小说改编的电影《色·戒》。

2007年,《色·戒》面世,在经过李安的巧手匠心锻造后,汤唯凭借片中顾盼生姿、情迷意乱的女特务王佳芝惊艳世人。但28岁的她作为影坛新人,也迅速陷入一脱成名的口舌非议中。

作为影史经典,包裹在这部电影中的情色、暗杀、政治、人性等元素,在当年引发的反响激荡了全世界,且因为角色本身的辐射属性太过强大,“汤唯”自此封存在“王佳芝”的“壳”里。无论是被封杀还是远走英国,挣扎隐遁好几年,汤唯才慢慢从“后王佳芝时期”解脱出来。

也正是从《色·戒》开始,这个横空出世、带着点敏感色彩的娱乐圈新面孔,受到大规模追捧。汤唯因其独特气质和在该片中展露的精湛演技,被人们寄予越来越多的期待。

而近十年来,关于汤唯演技的讨论也不绝于耳,这些讨论,集中在她的几部代表作品:从《色·戒》的技惊四座,到《晚秋》的元气尚存,到《北京遇上西雅图》的水土不服,再到《黄金时代》的平庸枯滞。可以明显感觉到的是,人们对于演员汤唯的期望值,正在递减。

不少人认为,汤唯是典型的导演型演员,潜力和爆发力都比较依赖一个好导演的调教,因此离开李安的汤唯,由《色·戒》构筑起的表演丰碑正一步步塌陷。

汤唯也曾说“我真的觉得自己没什么演技,我感受到的,我就能演到,我感受不到的,我真的演不到。我没有技巧,没有捷径,我只能走到人物的内心世界里面。”

这番话不知几分坦率,几分谦卑,可以看的出,“真实的体验”对汤唯的重要性。与汤唯合作电影《命中注定》的廖凡,在接受采访时谈到汤唯曾言,“小汤同学是特别认真的一个人,总是希望一切发生的都是真实的,每一个镜头每一个细节,她都会很在意,也让她很纠结,这也给她的创作带来很大的困扰,但是我觉得她较真的劲是很难得的。”

而在汤唯看来,这种“体验”和“较真”也正是她“来到电影这个世界的原因”,“因为电影世界其实有些时候比真实的世界更真实,我在那很享受,它让我很安全,有安全感,所以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

“文佳佳”我演失败了

“王佳芝”之后,汤唯另一个重要角色便是《晚秋》里的安娜了。在这部电影里,汤唯饰演弑夫假释的女囚犯,和男主角玄彬在西雅图相遇相恋,最终爱而不得。除了延续其擅长的压抑、沉重的角色风格外,也是从这部电影开始,汤唯其后出演的爱情片,多是男女主角在异国邂逅的浪漫故事,只是汤唯似乎不再安守于“悲情女主”的戏路了。

“喜剧是表演的最高境界”,访问中汤唯说到,这是她对表演的“永远的一个想法”。但很难预料“文艺女神”汤唯,对表演的至高追求竟然是喜剧。

“节奏,它更考验演员的控制力吧,我觉得。”当被问及原因时,汤唯这样回答,而再往下阐述时,她想了想,说了声“对不起”,“对这方面理论知识我特别薄弱。”

从感性认知来讲,汤唯觉得,“我在看喜剧电影的时候,反而会比悲剧让我有更深刻的感触,它是一种笑中带泪,像卓别林那种大师级的这种表演也好,或者像葛优老师,我也很喜欢他的表演,很多……那种都是让我觉得形体也好、语言也好,其实对演员的控制力要求都真的不是一般的高。”

对于她自己在喜剧方面的探索,汤唯显得有点茫然,“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样能达到,我需要……我觉得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磨练才能够敢去尝试吧。”

这种尝试,从2013年的《北京遇上西雅图》就开始了。在这部“小妞电影”性质的爱情轻喜剧里,汤唯饰演豪爽胆大、牙尖嘴利的“拜金女”文佳佳。这个颇具喜感的角色,一扫其以往的银幕形象,呈现出一个幽默甚至张牙舞爪的汤唯。

对于凭借王佳芝、安娜这类隐忍克制的角色收获“文艺女神”的汤唯来说,突破和转变是危险的。《北京遇上西雅图》推出之后,汤唯的演技受到空前的臧否褒贬。不少人指出,她在诠释浅白、谐趣的外放角色时,让人觉得尴尬、不自然,但也有很多人看到了汤唯“民国”、“文艺”标签之外的另一种可能。这部电影也让人们开始热衷于对“汤唯演技”话题的讨论。

“当一部新作品出来之后,你会关注人们对你的评价吗?”

“我关注我需要关注的那部分,不需要的或者已经过了,我就去做其他我想做的事情。”看起来,质疑的声波并不会干扰到汤唯对挣脱自身局限的努力。

《北京遇上西雅图》后,汤唯陆续接演了同类型的《命中注定》、客串奇幻喜剧片《捉妖记》,到如今的《北京遇上西雅图2》。意外的是,当问她演“文佳佳”这样的喜剧角色是否有难度时,她竟斩钉截铁地说,“我觉得我演失败了”“肯定是失败了”,追问她“为什么”,她直接挡回来,“就是失败了,不用问为什么。”

这个答案不行吗?

一方面继续接拍内敛、复杂的民国戏,保持文艺格调,另一方面在“小妞电影”中释放自己具有现代感、亲民的喜剧因子,这是汤唯成名近10年后走出的两大印记。其中,文艺标签对洗刷《色·戒》带来的负面效应功不可没,虽然时至今日,“封杀”“一脱成名”仍是有关汤唯的八卦核心和一再演义的谈资,但显然,性质已经变了。

在那个同样被反复讲述的“封杀”故事里,国家公器要强行抹掉一个可能伟大的女演员,所以汤唯成为弱者,甚至带有一点牺牲意味,这触动了公众的反抗、保护情绪。彼时,对汤唯进行声援的,有不少公知和导演,直到去年,冯小刚还在为汤唯鸣不平。

汤唯的出现,让人们乐于看到一个气质不俗、教养良好、精通外语、内在丰厚、审美独立、又有点“不堪回首”的往事的女性形象,尤其博得知识分子的一片赞赏,这在当今的娱乐圈中,是罕见的待遇。

于是,网络上对汤唯最受认可的一个评价是,“汤唯可能是大陆女演员里,唯一看上去像念过书的人”。提到这一褒奖,汤唯大笑,“就仨字儿,‘看上去’”,并称自己其实“读了很多漫画书。”

汤唯没想过自己为什么被大家叫做“文艺女神”,她用粉丝给她的昵称“汤团”作类比,“我也没有去问过,为什么我姓汤你就叫我汤团?其实称呼都是一个称呼,就跟名字一样,都行,反正人家给的。我’汤唯’这个名字还是人家给的呢,我也没法儿改呀,都行,怎么叫都行。”

一直头顶“文艺女神”的帽子,我问汤唯会不会有压力,她的回答也颇有些镜花水月式的“文艺”,“我相信它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就是在某一个阶段,在我的工作中,大家在我这里得到一些需要的东西,他们就会有一些相应的回馈吧。我觉得是这样,都可以。”

说完,她定了定,问我,“这个答案不行吗?但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开个面馆,那是我的梦想

2016年,汤唯37岁,她成了一名高龄孕妇,和丈夫金泰勇即将迎来“一只调皮小猴子”。而这对于在娱乐圈辛勤跋涉10年的她来说,也只是“终于可以放一个长假了”。的确,从2014年和金泰勇低调结婚后,汤唯似乎也慢慢松弛下来,她为人妻、为人母,完成了一个女人最为普通的蜕变,在被定义为“文艺”和“女神”多年,她终于拿捏起自己的生活,回归日常。

我问她,“在光怪陆离又日新月异的娱乐圈,你会怕被人们淡忘吗?”汤唯细细思索起来,进行了整个访问里话语最为密集、绵长的回答,也仿佛是对自己这10年来的一次总结。

“如果人家忘了我演过的角色,我是觉得挺遗憾的。”她回顾自己演艺生涯的起落,“其实我做演员也不久,所以我很难去知道,尤其是那些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万众瞩目的那些类型的演员。也许在他们的世界里,他是一个近似于童年的印象,可能就会更加深刻,更加重要。但我的话可能是,我的世界观已经非常充分的形成的时候,我才走到了这条路上,之前我也在很多的行当里面兜兜转转过,包括到现在我觉得做演员也并不一定就是我未来永远的归宿吧,就是在工作上永远的归宿。因为就像我们的身份,我们可以是子女、可以是妻子、可以是老师、可以是同学,可以是什么。工作也只是生活中的其中一部分。”“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太多的角色要做了,如果只专注于一个角色的话,我觉得对家人不公平。”

她也对名利、对公私界限有着清楚的判断,“有些时候可能大家会很宠我,我也知道,我也会刻意的,就是回到生活中,我就让我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一些,我觉得我这样比较舒服。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慢慢就会从一开始也许不接受,到最后变成了习惯,然后成自然,到无法离开,到那个时候想自救就来不及了。因为没有任何东西都是必然永远属于你,或者说有义务只为你存在,这个事我不会这么想。”

而如果真要放弃眼前的一切,汤唯也并不刻意去显示淡泊,她也有自我纠葛,“但会有想过戏瘾的时候,我可以去演话剧呀,我相信很多的方法吧,就是如果自己真的想去实现,都会有方法的。”“但是我不敢保证,也许有一天我会怀念,如果没有人再愿意请我去做角色或者什么,那我当然也会(怀念)。那我就做别的,我有很多事情可以做,而且我相信我做每一行都会很开心,比如开个面馆,那是我的梦想。”

对话汤唯:

网易娱乐:这两年从《北京遇上西雅图1》到现在的《北京遇上西雅图2》,您尝试的更多的可能是轻喜剧。因为我看您以前的资料,您说喜剧是一个演员表演的最高境界,现在还这么觉得吗?

汤唯:这是永远的一个想法。

网易娱乐:为什么这么想?

汤唯:喜剧是表演的最高境界,但是我并不觉得我,对我来说,这不是一部喜剧,是一个浪漫爱情电影,也可以说它是一个,因为它是一个轻喜剧。

网易娱乐:有喜剧的元素。

汤唯:有,但是应该说我不是说只做一种类型的电影,其实我觉得主要是一个好的剧本,有好的剧本来找我,那我就回去做,其实都是这样的。应该说演员是个被动的角色,所以我们等待的比较多,来的是什么,其实如果真的有合适的已经是万幸了。所以我很庆幸有《北京遇上西雅图》的这么一个机会。包括在这部电影中,能让我去尝试我一直渴望的动作戏,我觉得很过瘾。在里面摩托车被吊上天俯冲的,然后再跳起来一个旋转打的,好多玩很帅酷的,把一个墨镜唰一扔,直接扔出来,他明明拉一块黑布在那儿“扔那个黑布上”这么大一块,我心想我肯定能扔得准吧?啪一扔,直接飞到了那边,“啊”一声惨叫,他们说“你飞得好准啊。”

网易娱乐:所以你是想做打女吗?

汤唯:没试过的我都想玩儿,因为我自己本身是喜欢运动嘛,所以我觉得当然是借,我觉得我运动细胞还挺好的,所以就一直想试试看,但是就没有机会。这次终于有了个机会让我来试一试。其实之前也看过几个剧本,是有一些动作的那种,但是都没有最后合作成。包括我先生也一直希望,就是从拍完《晚秋》之后,他就一直说要跟我合作一部动作片,到现在也没出来,他老换,不用理他。

网易娱乐:可能在酝酿剧本。

汤唯:他酝酿太多剧本了,还是别说他了。

网易娱乐:因为其实您演的喜剧也不多,而且演的都是轻喜剧,所以我就好奇,您为什么觉得喜剧是比较难演的?

汤唯:节奏,它更考验演员的控制力吧,我觉得。因为喜剧这个节奏的东西是,因为如果说其他的正剧什么的,我觉得,对不起,对这方面理论知识我特别的薄弱。因为我在看喜剧电影的时候,我反而会比悲剧让我有更深刻的感触,它是一种笑中带泪的一种,像卓别林那种大师级的这种表演也好,或者像葛优老师的我也很喜欢他的表演。很多…

网易娱乐:周星驰?

汤唯:我脑子里蹦出来的先是他们俩,还有很多意大利的一些,他是默剧的一种表演方式,那种都是让我觉得形体也好、语言也好,其实对演员的控制力要求都是,真的不是一般的高。我也不知道,我不知道怎么样能达到,我需要,我觉得我需要很多很多的磨练才能够敢去尝试吧。

网易娱乐:您上次尝试的文佳佳那个角色,其实她就很有喜感,当时觉得那个难演吗?

汤唯:我觉得我演失败了。

网易娱乐:为什么?

汤唯:就是失败了,不用问为什么。

网易娱乐:是你个人觉得没演好?

汤唯:如果你要说喜剧这一块,肯定是失败了,说完了。

网易娱乐:您一直以来被称为“文艺女神”,这个称号可能也算一个标签吧,您个人会不会想说,大家为什么这么说我,或者为什么这么称呼我?

汤唯:人家老爱叫我汤团。

网易娱乐:为什么?

汤唯:因为我姓汤呗。那我就会问,我也没有去问过,为什么我姓汤你就叫我汤团?其实称呼都是一个称呼,就跟名字一样,都行,反正人家给的。我汤唯这个名字还是人家给的呢,我也没法儿改呀,都行,怎么叫都行。

网易娱乐:网上有一个对您的称赞大家都非常认可,就是说在大陆所有的女演员里,汤唯唯一是看上去像念过书的人。

汤唯:我看上去,就仨字儿,看上去。

网易娱乐:其实呢?其实也读了很多书。

汤唯:没有没有,我读了很多漫画书(笑)。

网易娱乐:现在也快要做妈妈了,“文艺女神”这个称呼对你来说还有压力吗,还是说你一直不在乎这些?

汤唯:我相信它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就是在某一个阶段,在我的工作中,大家在我这里得到一些需要的东西,他们就会有一些相应的回馈吧,我觉得是这样,都可以。这个答案不行吗?但是我真的是这么想的。

网易娱乐:大家一直觉得你在电影全是,我个人感觉挺像一个谜的。就比较神秘、女神、文艺。跟整个娱乐圈也是有点若即若离,所以你会怕那种,因为本身娱乐圈是光怪陆离又日新月异,你会怕被人们淡忘吗?

汤唯:如果人家忘了我演过的角色,我是觉得挺遗憾的,那我会,其他的没有想。因为我觉得每个人都有太多的角色要做了,如果只专注于一个角色的话,我觉得对家人不公平吧,对朋友也不,怎么说呢,不知道,我也不晓得。其实我做演员也不久,所以我很难去知道,尤其是那些年纪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成为万众瞩目的那些类型的演员。也许在他们的世界里,他是一个,因为近似于童年的印象,可能就会更加的深刻,更加的重要。但我的话可能是,我的世界观已经非常充分的形成的时候,我才走到了这条路上,之前我也在很多的行当里面兜兜转转过,包括到现在我觉得做演员也并不一定就是我未来永远的归宿吧,就是在工作上永远的归宿。因为就像我们的身份,我们可以是子女、可以是妻子、可以是老师、可以是同学,可以是什么。工作也只是生活中的其中以部分。

但是我不敢保证,也许有一天我会怀念,如果没有人再愿意请我去做角色或者什么,那我当然也会,那我就做别的,我有很多的事情可以做,而且我相信我做每一行都会很开心,比如说开个面馆,那是我的梦想。但是会有想过戏瘾的时候我可以去演话剧呀,我相信很多的方法吧,就是如果自己真的想去实现,希望去到的地方都可以,都会有方法的,没有特别。当然也会,比如说有些时候可能大家会很宠我,我也知道,我也会刻意的,就是回到生活中,我就让我回到自己原来的世界一些,我觉得我这样比较舒服。因为我知道有些东西慢慢的就会从一开始也许不接受,到最后变成了习惯,然后成自然,到无法离开,到那个时候想自救就来不及了。因为没有任何东西都是必然永远属于你,或者说有义务只为你存在,这个事我不会这么想。

所以保有我自己独立的生活环境和空间,让我的家人能够放心。

网易娱乐:据说您在拍戏的时候,在片场的时候是非常认真的一个人。我之前看廖凡在采访中提起你的时候,他说你在片场非常较真。

汤唯:这是我为什么来到电影这个世界的原因,因为电影世界其实有些时候比真实的世界更真实,我在那很享受,它让我很安全,有安全感。所以我在那可以享受一种生活中完全不一样的体验,所以我不想放过任何一个可能性。

网易娱乐:您现在做妈妈了…您现在有时候会跟他偷偷聊聊天吗?

汤唯:完全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所以我就觉得如果跟他,如果对着空气说话挺傻的。回答完了。

网易娱乐:我知道你本人很喜欢漫画,现在有准备给他以后你们可以一起看的漫画吗?

汤唯:绝对,我所有的漫画书都留着,他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反正那是我要看的,跟他没什么关系也没关系,那是我的,他得跟我借。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bwin平台官方网站_bwin亚洲官网_bwin娱乐,【网址】【娱乐平台】【客户端】 http://www.turkishitems.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