波士顿马拉松赛场上,最后到站的赢家

2016-04-20 20:12

戴维斯从没想过自己会成为一个跑者,直到那场三年前的爆炸彻底改变了她的生活。而就在昨天,她戴着义肢,在全美国人的等待与祝福下,第一次跑完全程。

2016年4月18日下午,七个小时里,全波士顿似乎都在等她。

她来了,伴着明媚的微笑和协调的身姿,这时,全美国的欢呼声好像也都只为了她准备,这一场波士顿马拉松赛的最后一名——A?H?戴维斯。

时光倒流三年,戴维斯也许完全不会想到自己的生活会和马拉松产生关联,直到那声巨响——“轰”的一声,彻底改变了她和许多人的人生。

“我来到这里证明他们是错的。”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这个再次站起来的姑娘鄙夷了那些躲在暗处制造灾难的胆小鬼,也感谢了每一个对她释放善意的陌生人,用她冷酷而坚硬的义肢,和比这副义肢更加坚定的意志。

2013年4月15日当地时间下午2点49分,美国马萨诸塞州波士顿市,有着百年历史的波士顿马拉松赛正享受着数十万观众的热切注目。可是,突然,可怖的一幕发生了,先后有两枚炸弹分别在终点线附近的观众区和一家体育用品店内爆炸。四个人在爆炸中身亡,超过二百人受伤。坐在终点线附近观赛的戴维斯,这名专业的国标舞舞者,32岁的阳光姑娘,不幸也在其中。

爆炸中她的左腿严重撕裂,戴维斯不得不选择截肢,失去了左小腿。可作为一个专业舞蹈演员,同时也是一家五百强公司的前经理,她不得不在自己职业生涯的巅峰停下来,重新学习各项技能以及更重要的——去理解“耐心”这个词的全新意涵。“你想起过往,想起那些浮现眼前的闪光时刻,就知道自己以后要过怎样的生活了。”

失去左小腿一周后,戴维斯重拾舞蹈。在渥太华2014年TED大会上,她戴上由麻省理工学院设计的仿生假肢表演了伦巴,一年时间后,她成功地回归舞台。

去年,戴维斯更是去到曾带给自己长久噩梦的波士顿马拉松终点线。在那里,她穿戴上常规的假肢,飘逸的舞裙和高跟舞鞋跳起狐步舞,以此诀别爆炸案的阴霾,给同样经历伤痛的人以力量。

能跳还不行,戴维斯想。为了提高跳牛仔舞的速度,她尝试了“刀锋”式假肢。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对于跳舞而言,它实在是太大、太笨拙了。

但只消沉了一会儿,克服那个笨家伙的斗志就点燃了她。她决定开始用它跑步。

从三米到五米,戴维斯很快感受到乐趣。她没有想过未来将会如何,此刻能奔跑起来就足以让她兴奋异常。当“十米”这个突破终于到来时,她觉得自己也许可以试试马拉松。

十二月起,戴维斯开始为这个目标训练。大多数时候她沿着查尔斯河一路跑到斯波尔丁医院——她遭遇爆炸后接受康复治疗的地方。这个曾给予她肉体上新生的地标,又开始了对她精神的一次愈疗。

奔跑在路上的戴维斯偶尔会被路人认出来,他们为她喝彩、和她击掌。这给了她巨大的动力,“得到鼓励是那样让我高兴,漫漫长路上的每一步,我都离不开它。”

用假肢跑步困难重重,但戴维斯很坚定。她一步步克服了肌肉拉伤,适应了两腿间的力量差异和假肢带来的体力消耗。为了一直支持她的义肢师布赖恩,为了那些不能奔跑的人,为了那些向往奔跑的人,她为自己能做这样一件事深感荣幸。

对于全程要花费多少时间,戴维斯倒并不在意。相比结果她更期待过程,其中包括去看“Boston Strong”,一座被置于波马路线的25.5英里处的新建筑,以纪念和致敬爆炸案中受到伤害的人。她也身披责任,那就是为“Limbs for Life”基金会筹款。它位于俄克拉荷马市,让无力装义肢的人拥有义肢是其奋斗目标。

最终,在4月18日的波士顿科普里广场,经过26.2英里、7小时36分的不懈坚持,戴维斯成为第一个作为选手重返这项标志性赛事的波马恐袭受害者。站在终点线上,她享受了赛事总监亲手挂上的奖牌和来自全美国的等待、热泪和祝贺。

但戴维斯不太喜欢“受害者”这个词。她坚定而骄傲:“我不想被称作受害者,我不能被那些发生在我生命中的事情所定义。我是幸存者,我要用我活着的方式定义自己的生活。”

而除她之外,那一天,有31位幸存者和家人代表再次来到这里,和戴维斯一样装着义肢的还有唐斯。和戴维斯一样,经过三年伤口的结痂,他们仍然相信着,跑者坚强,波士顿坚强。

本文首发于微刊看天下(ID:weikanapp1)

分享到:
文章评论 · 所有评论
评论请遵守当地法律法规
点击加载更多
© 2016 bwin平台官方网站_bwin亚洲官网_bwin娱乐,【网址】【娱乐平台】【客户端】 http://www.turkishitems.com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京ICP证140141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116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xxx@xxx.com